读书随笔 《责任病毒:如何分派任务和承担责任》解决拨一拨,动一动的员工

近日,听樊登读书推荐了一本《责任病毒》的书,开始部分已经很吸引我了。在管理工作中,感觉下属工作越来越不给力,员工的工作干的你越来越看不上眼。而你现在陷入了个死局当中,如果你把下属的工作都拿来自己干,那你为什么要开给他们工资?如果你让他们独立完成,他们又干的乱78糟。我一直认为,把人炒掉重新招聘的管理成本是极高的,这不但承认自己管理方面的失败,也表示在这个人身上投入的成本完全清零。

责任病毒:如何分派任务和承担责任

读过此书后,我觉得我对上面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个原理上的认识,也就是说从道理上能够讲得通,但是书中提供的解决办法应该是无法使用在国内的商业环境中,毕竟中外的工作信仰差异很大,有一些可以借鉴的部分我会摘录下来,并整理给大家看。希望我们能够一起讨论管理中碰到的问题。

我在实际的工作中经常更换管理工具,这应该不是一个好习惯,但是对于书中提及的结构化决策流程的工具,我思考半天还是没有去尝试,最起码我现在的工作要使用这种办法是不可能的,就好像书里写的下面的这句话一样:

经理们把复杂的问题下放,将他们自己的决策责任限定的很小,把成功的标准定得很低,希望能借此来避免风险。

这句话看起来真的很像我的下属们,但好像也是在说我自己。对于我自己而言,我只愿意承担我能负担的了成本的风险,比如我计划做一个活动,要给终端人员一些奖励,但是我拿不准效果,我会设置一个成本的上限,并且保证自己能完全承受这些成本,而不是让公司来承担。这样在规划活动时,我就能避免把失败的锅都甩给公司。但如果这件事是下属来做,那一定是两种结果,一个是不计成本的投入而根本不考虑产出,这样公司会因为投入没有上限而放弃这个方案;另一种是投入很少的钱,摆明不会有效果,这样的方案公司反而会同意,但是一点意义都没有。我感觉他们最终的目的就是躺着,什么时候都不干最好,然后让公司炒了他们,再去找另一份工作。

我想到一个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,就是逼着员工去做选择。我在和员工讨论问题时会尽量避免替他们做出解决方案,我只针对他们提出的问题要求他们去解决,并在他们提出的问题上继续提出新的问题,并让他们去选择是解决这些新问题,还是把他们自己提出的问题解决掉。最终我还是低估了他们逃避工作的本事,他们会认真的听讲,然后继续问我,应该怎么去做?我有种要去撞墙的想法,一些问题我甚至分析到1+1=?,但是他们依旧会问我,是等于2么?我的上一任管理属于超人型的管理,任何事情都会自己亲自部署,而且也做的非常好,过渡时期我也尝试学习上一任的工作方式,但是这样实在是太累了,而且可以预见的自己会越来越累,就是一个典型的责任病毒的案例。OKR是解决责任病毒的一条新路,我最近也在看关于OKR的书,有个根本的前提,那就是“员工的本质,是希望能更好的完成工作并获得成就感。”如何调动起员工的成就感就成了最首要的问题,你不得不承认,大部分的员工工作的本质是为了混口饭吃,“混”这个字特别适合形容国内的工作环境,越大的公司“混”的人越多,就好像国外的那些职业官僚,他们工作没有理想,或者说工作的理想就是工作,这个观点很绕,但我认为事实就是这样。这类人工作的目的并非是完成一件“很酷”的事情,而是如何被上级表扬,获得表扬得到提升拿到更多的钱。完成一项工作的意义只在于会不会被领导说好,而不是自己心中的完美,100分没用60分万岁,这种思想也得益于现在的大学教育,没有人认为专注和极致是多么“酷”的一件事。要在工作期间培养员工的极致性我感觉真的很难。

承担责任过多的一方将会在重压和失败之下举步维艰,而在全面失败的局面下,那些逃避责任的人也不可避免地受到牵连,即便他们确信自己没有任何过错。